????同一时间,血之影正在客厅暴躁来回走动。暗影出局,剩余三人各自为政,一点没有要合作的意思。不管怎么想,都是要输的节奏。

????看着淡定坐在餐桌旁的司徒,他冷笑道,“如果当初你肯跟我合作,事情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????辣条君虽是老玩家,可游戏水平着实不怎么样,死的比新人还快,居然第一个出局。

????而云落,自由散漫,桀骜不驯,根本不服从安排。

????把他们踢出团队,是完全正确的选择。血之影认为,自己并没有做错。

????司徒抬起头,笑容玩味,“在你眼里,现在是什么样子?”

????“别玩了!”血之影口气略差,“难道你看不出来?再不联手,五人一定会走向团灭结局!”

????司徒托腮,心想,说的就好像团灭没有他的一份功劳似的。

????一旁,血之影认真道,“现在联手还不晚。”

????“呵。”司徒轻笑出声,“你需要跟我联手才能过关,可我过关,并不需要你。”

????血之影表情蓦然僵住。

????偌大的客厅里,唯有司徒醇厚的嗓音在回荡,“你觉得我决策失误,当初没有答应联合,才会让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然而事实上,我并不后悔单独行动,并已经掌握过关关键。只要我愿意,随时能把谜底揭开。”

????“从一开始,你的毛病就表现的很明显。把自己看得太高,把别人看的太低。”

????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‘不联手就会团灭’的结论。老实说,那个叫云落的新人也快接近事情真相。”

????“觉得茫然不知所措、毫无头绪的,三人之中唯有你。”

????血之影脸色铁青,愤然离去。

????司徒悠哉地坐在椅子上,静静等待时间流逝。

????书房里,关于神话传说的书籍总共有八本。

????云落用快速阅读的方法进行浏览,每一页停留不超过三秒钟。

????十分钟后,她把八本书全部翻完,什么都没查到。

????“思路错了么?”云落苦苦思索。忽然,她猛然记起,客卧里还有几本神话书!她当即把书籍塞到架子,然后飞奔进入客卧。

????废了好大的劲,终于扒拉开杂物,翻找出四本神话书。

????云落碎碎念,“再找不到线索,我就搜查花园、客厅、厨房去了。”

????她继续快速阅读,翻完一本扔一本。

????直到第三本书翻到末尾,才找到想找的信息,“地狱三头犬是希腊神话里的恶魔,名为刻耳柏洛斯。它由众妖之祖堤丰与蛇身女怪厄客德娜所生,外形凶悍,实力强大。不但长了三个头,还有着蛇的尾巴,头上和背上的毛全是盘缠着的条条毒蛇。”

????“洛斯,刻耳柏洛斯……原来副本BOSS不是小女孩,而是那条黑色幼犬。”云落恍然大悟。

????直到此刻,很多线索才真正串联到一起。

????日记里记载,洛斯的模样偶尔会变得奇怪、恐怖。她一直好奇,BOSS到底长什么样。此刻看了资料才反应过来,三个头,蛇尾,头上和背上还有毒蛇,本来萌萌哒的小狗当然会看起来很奇怪很可怕。

????至今为止,攻击玩家的黑影全是蛇形。昨天晚上,一片黑暗之中,蛇吐信的声音也相当明显。原本云落以为系统故意营造恐怖的氛围,可如今想来,这大概也是种暗示,因为地狱三头犬身上缠绕着毒蛇。

????还有辣条君出局那会儿,云落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写字不会被攻击,把话说出口却会触怒BOSS。现在想想,大概是因为黑狗看不懂人类文字,却能听懂说话。

????而居住在客卧的小姑娘曾在便签纸上写下“恶魔”二字,说明是识字的。这也证明,洛斯和小姑娘不是同一人。

????至此,云落总算明白为什么无数玩家被副本惨虐。

????说起来场景找到的都是线索,可这所谓的线索其实具有很强的误导性!一不留神,就会被牵着鼻子走。

????万一有人信以为真,认定小姑娘是副本BOSS,满世界找她,那铁定是拿不到评价A的。至于能不能幸存到最后,就得看运气了。

????至于找到的日记,其实根本是宠物日记!居住在别墅里的夫妇领养了一条小母狗,把她当家人,所以亲切地以“她”来代称。

????理清思路后,云落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些许杂念。

????根本没有什么恶魔附身,从一开始,夫妇就领养了一只与众不同的幼犬。随着时间流逝,它逐渐长大,一不小心露出本来面目。

????副本其实很简单,场景里只存在玩家和BOSS,没有其他NPC。要是思考的简单点,说不定早就锁定BOSS。

????辣条君果然是拥有丰富失(zuo)败(si)经验的男人。鬼知道为什么他会一眼相中BOSS,还想取它血辟邪……

????敛气凝神,云落心说,事到如今情况已基本明朗,只剩下一些细节尚未理清。

????比如8月20号那天晚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何一家三口会凭空消失?又比如知道事情真相后,该如何安抚洛斯,平息它的怨气?

????“让我想想,应该从哪开始调查。”云落陷入沉思。

????考虑片刻,她决定先把客厅、厨房搜查一遍。

????云落走下楼梯,发现司徒依然坐在原位,不免好奇,“你打算坐着等到第三个白天?”

????“恩。”

????“为什么你不先揭开谜团,拿评价A,取得道具?”云落不解,“避开其他玩家,不就行了么?”

????司徒淡淡道,“一个副本只能有一人或一个小队得A。一旦我说出正确答案,你就会失去机会。”

????“那还是算了。”云落飞快改口。最近穷困潦倒,她不希望错过赚钱机会。

????司徒莞尔一笑,“一个简单副本的A评价而已,对我来说不算什么。如果你有足够的实力稳定获得道具,我会更高兴。”

????“快了快了。”云落不敢耽搁,迅速搜索起客厅,深怕司徒改了主意。

????彼时,血之影正在搜索主卧。不知不觉,他又把房间翻的一团乱。

????一道黑影从角落里窜出,狠狠在目标脖子上咬了一口。

????血之影眸色暗沉,表情阴晴不定。刚才受到攻击,生命值-60,目前只余下110。

????跟辣条君不一样,血之影心里清楚,白天被攻击只可能是因为触怒了BOSS。他甚至遇见过几人同行,其中一名玩家无意间犯下大错,结果BOSS迁怒,整个团队团灭的情况。

????之前在客卧,暗影翻衣柜,他翻抽屉,两人同时被攻击,分辨不出到底是为什么。如今独自一人受到袭击,他顿时恍然大悟——在房间里,任何破坏性行为都不被允许。

????再联想到游戏最初辣条君说错话,他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子的:BOSS最先住在别墅里生活。某一天,一个三口之家搬了进来。随着时间推移,双方意识到对方存在,想要除掉对方。交战结束,BOSS获得最终胜利,保留居住权。

????血之影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。辣条君以为BOSS是后来者,鸠占鹊巢,所以被教训;别墅是BOSS的私人领地,他恣意乱翻,才会被攻击。

????——对于同一场景,不同玩家思路迥异,因此会进行不同解读,这也正是游戏乐趣所在。

????“怎么才能过关?”血之影沉吟片刻,忽的眼睛一亮,“提示说,洛斯最喜欢黑色。那是不是意味着,BOSS附身在了黑色物体上?”

????他越想越兴奋,当即跑上跑下,把六个场景全部逛了一遍。最后,花园里的纯黑色幼犬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????“这只狗纯黑无杂色,最符合BOSS审美,洛斯应该是附在了它的身上。”想了想,血之影大步迈向厨房。

????云落搜查客厅,无意中发现墙壁上挂着的某幅油画后面藏有保险箱。

????她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找出密码。谁知打开保险箱一看,里面居然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,顿时石化。

????就在这时,血之影跑进跑出,忙个不停。

????瞥见云落错愕站立,对着保险箱直发懵,他得意一笑,声音不高也不低,“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,原来不过如此。”

????“你行你上。”云落冷冷回道。

????血之影嘴角轻翘,信誓旦旦道,“马上就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游戏高玩!”

????云落并没有放在心上。要知道,她曾经数次觉得自己接近真相,然而每一次结论都被新的线索推翻。

????玩家以为自己快要走出迷宫,不一定就是真的,也有可能是错觉。

????司徒安静坐在一旁,耐心等待最终结果。

????血之影趾高气昂地走进厨房,觉得自己已是胜券在握。

????云落暗叹一声,紧接着把注意力集中起来,飞快进行思索。

????为什么客厅里有个空的保险箱?这是场景里的隐藏线索吗,还是无关紧要的布置?如果这是线索,意味着什么?

????忽然间,云落想起了8月20号的日记内容,“亲爱的说,继续留在别墅里我们会有危险,必须尽快离开。”

????“有时候我的确会觉得很害怕,离开也许是个好主意……”

????她想,保险箱里空无一物,会不会是因为这家人收拾行李,把东西都拿走了?